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澳洲CN中文网-新闻频道

伊春空难被告机长律师:违规操作因飞机上有要客(图)

2013-11-30 03:14| 发布者: coke| 查看: 1688| 评论: 0|来自: 北青网

摘要:   黑龙江伊春空难事故航班机长齐全军涉嫌重大飞行事故罪一案,昨日在伊春市伊春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是中国首例飞行员被指控重大飞行事故罪的案件。2010年8月24日的伊春空难,造成机上44名人员死亡。    ...
  黑龙江伊春空难事故航班机长齐全军涉嫌重大飞行事故罪一案,昨日在伊春市伊春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是中国首例飞行员被指控重大飞行事故罪的案件。2010年8月24日的伊春空难,造成机上44名人员死亡。

  



  8月25日,遇难者遗体被盖上白布。8月24日晚22时,一架载有96人的河南航空客机在黑龙江伊春机场降落时冲出跑道起火失事。失事现场已经发现42死 54人获救。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此案的特殊性并在中国内地首开先例,同时,在国际民航界也尚属首例。因此,国际民航组织昨天也派员旁听了庭审。

  庭审现场

  被告律师:事发飞机上有要客

  昨日伊春空难案庭审中,被告齐全军认为自己无罪,律师为其做罪轻辩护。

  国务院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对伊春空难进行调查并发布报告。调查报告认为,齐全军作为事故当班机长,对事故发生负有直接责任,应以涉嫌重大飞行事故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齐全军的辩护律师、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起淮昨日在庭审中辩称,该事故报告的部分内容和证据不成立。

  张起淮称,空难是多因一果,他调查到的“因素”之多达到28个,包括伊春地区的地形、气候等不具备建设机场的条件;机场设备简陋;伊春林都机场未经依法严格验收,未达到开放条件等。

  检方指控被告违反航空公司关于飞行操作的规章制度。张起淮表示,齐全军虽然违反了规章制度,但并非出于为自己考虑。律师在此前会见齐全军时得知,事发前飞机上有要客,包括部委领导带队的工作组,伊春市的领导也等候在机场迎接。地面上的管制人员虽然提醒天气条件,但并没有让飞机飞走,齐全军也认为地面上的人是希望飞机能降落的,这也是采取强硬着陆的原因之一。

  张起淮称,事故因素涉及多个主管部门和公司,暴露出民航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给飞速发展的民航业都敲响警钟,责任不止机长一个人。

  检方:如果被告安全观念再强些或可避免事故

  张起淮称,被告人也坚称自己无罪,他们最初为被告做的是无罪辩护,但是检方的客观态度让法庭出现逆转情景。

  检方提到,如果被告的安全观念再强一些,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故;如果规章制度能够严一些,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故;如果被告的技术再过硬一些,也可能避免事故的发生。因为据事后调查,齐全军虽然是机长,但是多次下滑着陆都存在技术上的问题。

  检方称,事故给受害人的家属和家庭带来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在社会上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最后对被告说,“你也是个受害者,你和你的家庭也受到伤害。”

  “检方这么客观,我们没有必要不客观。”张起淮说,辩护律师在和被告人及其家属协商后改变了辩护策略,为被告做了罪轻辩护。

  被告:当庭流泪道歉称“心里愧疚”

  昨日下午,检方提交了一份比调查报告内容更为详尽的关于事故报告的资料,由于涉及民航方面的机密,中间两个小时一度不公开审理。

  在最后陈述阶段,被告机长齐全军流泪表示,每想起这些逝去的生命和伤者,心里都很愧疚,他表示歉意。“如果能换回他们的活,他说他愿意去死。”张起淮说,被告认可自己操作中存在的问题,他还表示自己愿意卖房卖车去赔偿。

  检方建议4—6年的量刑,辩护律师建议3年以下的缓刑,法庭将择期宣判。

  善后赔偿

  幸存者:后续治疗报销“不顺利”

  伊春空难的遇难者善后赔偿,据悉大部分已经通过调解得到解决。但是幸存者的后续治疗,有家属称“不太顺利”。

  昨日到场旁听的有多名事故幸存者或家属,来自哈尔滨的小玉是其中之一。3年前空难发生时,她的孩子才9岁,上小学三年级。和其他一些乘客一样,航班撞地后起火,他们的肺部被灼伤,经过抢救后有好转,“但是现在免疫力低下,导致其他问题出现。”小玉说,3年来孩子还需要不断治疗,但是在医药费的报销上却不太顺利。

  “河南航空”的股东深航目前负责善后工作,幸存者的医药费是找深航在哈尔滨的工作人员去报销,但是能报销的医药费有严格要求:要求是“三甲”医院、需要做鉴定是空难引发的疾病,“现在都是自己垫付药费,有的3月份的医药费还没有报销下来。”小玉说。

  作为代理过多起空难的律师,伊春空难发生后,多位伤者或遇难者家属找到郝俊波进行咨询,他也帮忙参与修改一些赔偿调控。据郝俊波了解,伊春空难的遇难者善后,部分已经通过调解得到解决。

  事故发生后,航空公司表示赔偿遇难者每人96万元,其中包括伤亡赔偿额59.23万元,以及对遇难者亲属做出的生活费补贴和抚慰金等36.77万元。据财新网报道,部分家属不同意赔偿方案,与航空公司争议的焦点是赔偿方案中的“责任解除书”:责任解除书中明确要求遇难者家属在接受96万元一次性全部赔偿款项之后,同意免除河南航空及其母公司、关联公司和前述所有公司的受雇人、代理人、保险人、再保险人以及飞机出租人所有的赔偿责任,并承诺于解除书签署后,不再以任何形式向全部上述公司及个人提出任何有关的权利主张。这样的责任解除书让家属很难接受。

  郝俊波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航空公司都希望对事故有个了结,但事故发生后的闪速赔偿会让家属感情上难以接受,而且闪赔大都是假定航空公司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引用责任赔偿限额,所以赔偿的非常有限。按照国际惯例,空难发生后一般会先给予家属一定的经济补偿,但具体的最终赔偿是应等到事故责任调查清楚了再定。

  郝俊波称,伊春空难的许多遇难者家属也找到他咨询,或修改赔偿具体条款。据他了解,伊春空难的善后赔偿,一部分人已经通过协调得到解决,但由于保密原则,最终数额家属一般不会对外界透露。

  昨日齐全军一案开庭,几十位幸存者或家属来到庭审现场,“我们就想看看事故真相。”小玉说,齐全军有责任,但是将庭审从头听到尾后,她们觉得被追责的不该只有齐全军一人,“其他管理人员有没有渎职的?”

  事件回放

  伊春空难44人死亡 机长负直接责任

  2010年8月24日21时38分,河南航空有限公司E190机型B3130号飞机执行哈尔滨至伊春VD8387定期客运航班任务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林都机场进近着陆过程中失事,造成机上44人死亡、5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30891万元。

  事后成立的国务院河南航空有限公司黑龙江伊春“8·24”特别重大飞机坠毁事故调查组(以下简称事故调查组),认定这是一起责任事故。直接责任是机组违规操纵飞机低于最低运行标准实施进近,在飞机进入辐射雾,未看见机场跑道、没有建立着陆所必需的目视参考的情况下,穿越最低下降高度实施着陆,在撞地前出现无线电高度语音提示,且未看见机场跑道的情况下,仍未采取复飞措施,继续实施着陆,导致飞机撞地。

  调查报告描述了飞机撞地后的情况:“幸存人员分别通过飞机左后舱门、驾驶舱左侧滑动窗和机身壁板的两处裂口逃生,其余舱门及应急出口因严重撞击变形或浓烟阻隔无法打开。机长没有组织指挥旅客撤离,没有救助受伤人员,而是擅自撤离飞机。”

  调查报告认定的间接原因是河南航空安全管理薄弱;股东深圳航空对河南航空投入不足、管理不力;有关民航管理机构监管不到位;民航中南地区空中交通管理局安全管理存在漏洞。

  事故航班的机长齐全军,被认定负有直接责任。调查组建议依法吊销齐全军的飞行驾驶员执照,给予开除公职、开除党籍的处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新航空难曾引发对飞行员处罚分歧

  国际上,曾因空难引发对飞行员责任认定和处罚的分歧。如2000年10月31日,新加坡航空006航班准备自05左跑道起飞时,因为大雨造成的能见度不佳、机组人员的疏忽与塔台方面的沟通不畅,因此误闯了正在施工维修而暂停开放的05右跑道。飞机与施工机具擦撞,并随即翻覆断裂成三截,爆炸后引发大火。共有 79名乘客和4名机组成员罹难。

  当天驾驶新航006航班的机长是马来西亚籍,机组中还有两名新加坡籍的副驾驶。该事故调查由台湾飞航安全委员会主持,最后报告于2002年4月24发表。报告中指出飞行组员无视相关航图并且未有复查确实了解其滑行路线,也可能因为转弯时间较长,因此未能察觉航机进入错误跑道。

  该空难调查报告发表后,台湾的桃园地方法院检察署召三名飞行机组成员回台湾接受查问。当时曾有传言指这三名飞行员会被拘留并起诉,因此,国际民航飞行员协会表示,如果飞行机组被起诉,将会号召协会会员拒绝飞入台湾地区领空。不过,最终桃园地检署并未起诉新航的三名飞行员,他们获准离开台湾。

  新闻延展

  在国际民航界也属首例 国际民航组织派员旁听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此案的特殊性及在中国内地首开先例,同时,在国际民航界也尚属首例,因此,国际民航组织昨天也派员旁听了庭审。

  此次庭审的伊春空难飞行员刑责案件,是中国民航史上首例发生空难后飞行员幸存并被追责的案件,因此,引起业界和社会的高度关注。

  另据了解,事故航班所属的航空公司此前已被处以500万元的罚款。据公开资料,事发飞机所属的河南航空,前身为鲲鹏航空,其中方股东为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9月更名为河南航空有限公司。伊春空难发生后,河南航空资不抵债破产,2010年8月,河南航空名称被撤销,恢复其原有名称鲲鹏航空。

  业内飞行员:首追刑责向飞行员提警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飞行员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引发空难的原因有多种因素,很多时候是多种因素传导引发空难,并非只是单一原因造成。

  “没有哪个飞行员愿意出事,航空安全对每个从业人员来讲都是头等大事。”这位飞行员指出,此次对飞行员应承担的责任进行追责,实际上也向所有飞行员提出警示,即让所有从业人员比以往更严格按照航空公司规定的飞行守则来执行飞行标准。

  另一方面,在天气、外界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下,可能会令飞行员判断失误。对于飞行员在空难中到底应该负多大的责任,并追究怎样的刑责,这在航空业尚属首例,也需要法律、民航界共同进行探讨。

  首案至今才出现 部分因事故飞行员多遇难

  从 2004年至今代理过多起空难诉讼的律师郝俊波告诉北青报记者,空难的发生有许多因素,包括机组人员、天气、地形条件等,许多空难的发生都与飞行员有或多或少的关系,按照规定飞行员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只是因为空难一旦发生就很惨烈,飞行员也大都遇难,因此才没有被追究责任。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伊春空难调查报告中,事故航班副驾驶朱建州没有提醒机长保持最低下降高度平飞或复飞,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鉴于其已在事故中死亡,调查组建议不再进行责任追究。

  郝俊波称,机长齐全军被指控重大飞行事故罪,根据相关法律,造成飞机坠毁或者人员死亡的,可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据《信息时报》2010年8月26日报道:

  伊春空难42名遇难者名单昨日公布,身份证号码显示,至少有9名遇难者是30岁或以下。据悉,航班上载有91名乘客,近一半为政府人员,多来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及发改委系统。

  据报道,已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约18人考察团当时正在失事飞机上。人社部副部长孙宝树重伤,正在医院接受救治,其余生死未卜。

  另据财经网消息,失事航班乘客中,约有20人为准备往伊春参加《中国经济导报》工作会的各地发改委系统工作人员,生死未卜。

  广东

  省物价局一科长遇难

  省人保厅厅长欧真志及一工作人员受伤

  信息时报讯 记者昨天下午了解到,伊春空难遇难乘客名单中,“林彦飞”是广东省物价局综合处的科长。目前,相关部门已派遣副局长刘光明前往哈尔滨处理善后工作。此外,广东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厅长欧真志及该厅一名随同工作人员在空难中受轻伤,目前正在接受治疗。据悉,欧真志及随同工作人员此次出差是参加有关部门在伊春举行的劳动保障会议。

  四川

  成都市劳保局局长遇难

  空难42名遇难乘客中有两名成都乘客。经证实,分别为成都市劳动保障局局长胡昌年、办公室主任唐新泉。记者从成都市劳动局了解到,胡昌年、唐新泉二人是在哈尔滨开会,后来在去伊春考察的途中遇难的。据《成都日报》

  浙江

  杭州物价局一副主任遇难

  杭州市物价局证实:杭州市物价局办公室副主任吴慎重不幸罹难。有关人员已赴吴家,处理相关事宜。

  记者从浙江省物价局获悉,吴慎重是去黑龙江伊春参加一个工作会议,副省级以上城市的有关部门人员参加此会。《财经》

  河南

  省发改委科员陈海亭遇难

  河南省发改委一名工作人员遇难。记者昨日从省发改委了解到,遇难者陈海亭为省发改委办公室一名主任科员,军转干部,1965年出生,主要负责省发改委文件转送工作。此次前往伊春,是去参加由中国经济导报组织的会议。河南省发改委工作人员及陈海亭家属今日将前往伊春处理善后事宜。据《河南商报》

  江苏

  南京市发改委一人员遇难

  42 名遇难者名单中,“赵岚”是南京市发改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此次前往伊春参加国家发改委下属《中国经济导报》工作会议。南京市发改委已派出善后小组,与赵岚的丈夫一起赶赴伊春处理此事。据悉,江苏省发改委也派了一名工作人员参会,但因为没买到这趟航班的机票,幸运地逃过一劫。据《现代快报》

  湖北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遇难

  遇难者胡文雅的身份昨日得到确认,系《中国经济导报》湖北记者站记者。其家人和同事今天启程前往伊春处理善后事宜。

  《中国经济导报》湖北记者站站长闵怀国告诉记者,胡文雅此行去伊春是参加报社在那里举办的年会。该报是由国家发改委主管的综合性经济类报纸,每年都会召集各地记者站记者与会。年会举办地点年年不同,今年是首次放在伊春举行。武汉市市发改委系统也有代表去参加这个年会,不过幸运的是,没有搭乘这个航班。据《武汉晚报》

  针对“官员考察团”质疑,自称人社部人员者发帖澄清——

  “我的同事不是什么考察团”

  信息时报讯 昨天,网友在悼念死难者的同时,也有人质疑机上的“官员考察团”是否是去组团观光的。昨日,自称人社部工作人员的网友“北京草民”发帖称,“我是人社部的,这次同事去那里不是什么考察团,而是工作出差,在那里开一个关于‘十二五’规划的会议。”

  “北京草民”对网民的质疑表示“很震惊”。他说,这次同事是去伊春开一个关于‘十二五’规划的会议,征求并听取地方对 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的意见。他说自己也是规划编制小组的,因其他工作安排没有去。他说,“我知道很多人对公务员有看法,我不怪不明真相的网友的言论,只是说出我知道的事实和真相,并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质疑。”

  记者按照“北京草民”在帖子中留下的联系方法打了过去。他告诉记者,他是人社部调研处副处长李向阳。“‘考察团’的说法很不准确”。他介绍说,下一个五年计划就要开始了,人社部和地方人社部门的同志都在拟定下一个五年规划,“这次去伊春也是去开劳动保障方面的‘十二五规划会议’,听取各方意见。根本就不是大家所说的‘考察团’”。他说,8月24日上午,他和失事飞机上的同事都还在北京开会,讨论规划内容,拟定初稿。“下午,他们从北京出发,因为从北京没有直接到伊春的飞机,要在哈尔滨转机,从时间上算,他们到了机场,没有时间离开机场,接着飞伊春,准备第二天一早参加会议”。

  李向阳对网友质疑有些愤怒,他现身说法,“我工作10多年了,因为调研去四川不下50次,但从没去过九寨沟;去过湖南100次,但从没去过张家界,每次都是开完会就走了”。

  



  8月25日,在飞机失事现场,客机“黑匣子”被找到

  



  8月25日,客机失事现场的机翼残骸。

  



  2010年8月25日,幸存的失事飞机机长。

  



  8月25日,客机失事现场的客机断裂,已烧成残骸。

  



  8月25日,飞机毁坏的零部件。

  



  8月25日拍摄的飞机残骸。

  



  8月25日,客机失事现场散落的机件残骸。

  



  8月25日,客机失事现场,武警在看守的客机机头驾驶舱。

  



  8月25日拍摄的飞机失事现场。

  



  8月25日凌晨,消防官兵在坠机事故现场搜寻幸存者。

  



  8月24日晚,伊春森警官兵背着一名坠机生还者送医救治。

  



  8月25日凌晨,坠机事故幸存者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抢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澳洲CN中文网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